Dtoii的第二個窩

關於部落格
Das ist eines Glücksspiel zu studieren ins Ausland
  • 252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二舅、喪禮、鹿港


        上上周六晚間突然接到很難以置信的消息,年僅四十又三的二舅過逝了。在睡夢中過逝的,據外婆說早上十點多去看他還在打呼,下午六點多回到家,就發現他身體已經完全僵硬。這樣應該算是猝死吧。我聽到的時候相當的震驚。

        因為小時候回鹿港的時間相較於回溪湖的時間少得多,所以跟二舅實際上並不很親近,長大後每次回去二舅和我們泡茶聊天反倒是更親近了點。因為當兵遇到些事的關係,二舅退伍後找工作並不是很容易,最後幾年一直賦閒在家,反而六、七十歲的外婆還在工作。二舅的死對我來說並沒有那種痛苦悲傷的感覺,反而是那種"人生無常"的無奈。一個人就這樣死了,而除非轉進鹿港外婆家的那條巷子,不然誰也不會注意到世界上就這樣少了一條生命。管你是誰,死了的人就是死了,地球還是這樣轉下去。

        這二天是回鹿港去入殮、出殯火化。回去一看到外婆浮腫的雙眼,就知道外婆哭的很難過,即使平常時候表現的很正常的樣子(即便提到二舅)。唯一讓我覺得鼻酸流淚的時候是出殯前,外婆哭到完全站不住,需要人摻扶,才能拿著拐杖敲了棺木。那樣的哭,真會讓人覺得不捨。不過某種程度上來說,或許二舅的過逝,對外婆來說是一種解脫吧。我想。

        今天的出殯儀式上,好幾個彰化縣議員莫名其妙跑來對二舅上香--至少對我而言是莫名其妙--並面帶微笑、很親切的跟每個人問好,還微笑咧。搞什麼嘛,看了就討厭,這是喪禮不是你拉票的場合啊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